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民航局-热点专题-民航30年巨变-纪念活动报道-正文
改革开放30年“北航食品”中外合资第一家
中国民航局 www.caac.gov.cn (2008-12-10)    来源:
 

    图:1980年5月,北京航空食品有限公司开业。这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投资管理委员会外资审字(1980)第一号。”这是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一份历史性文件。

    1980年的4月4日,在这份文件批准下,中国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北京航空食品有限公司宣告成立。

    香港美心集团名誉主席伍沾德先生,当时作为港方合资代表,在文件上签了字,伍先生也成了中外合资的“第一号”人物。

    在中环置地广场的美心咖啡阁,伍先生十分愉快地接受了记者访问,详述这“第一号”的产生过程。

    事情要从1978年邓小平先生访美之行谈起。邓公此行,签订了中美通航协议,由三藩市直飞北京。航班开通,当然就需要配备“飞机餐”,而当时的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简称“首都机场”)的配餐间,“冰箱”是放入大冰块的木柜,大白菜就堆放在地窖里。美国泛美航空公司(Pan Am)的人员过来一看,连连摇头,提出要在东京中途停站配餐。

    “不行,中途停站就不叫直航。”邓小平先生不同意。配餐问题必须在北京解决。

    当时,已开辟北京航线的日本航空公司(Japan Airlines International Co.,Ltd.,简称“日航”)、瑞士国际航空公司(Swiss International Air Lines Ltd.),愿意借出400万美元协助中国民用航空局(Civi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 of China,简称“民航局”)建立新的配餐厂房,但一家提出要“优先升降”的附带条件,另一家则提出高息及利润“两家分”,民航局没有同意。

    眼看中美通航在即,民航局局长沈图先生急得如热锅上蚂蚁;这时,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王匡找上了伍沾德:“老伍,有件事你要帮帮忙……。”因为新华社每年的国庆酒会都在美心皇宫酒楼举行,所以王社长对伍沾德很熟悉。

    伍沾德说:“能够为国家做一点事,当然义不容辞,而“飞机餐”又是我一向兴趣之所在;那时,大女儿淑清跟随“中华总商会才俊团”到内地参观,知悉邓小平主张国家改革开放,回来后对我说:‘爸爸,这件事值得做。’”

    就这样,从1979年3月开始,伍沾德和民航局就合作事宜展开了商谈,但那时“中外合资法”还没有出台,伍先生在1979至1980年间多次往返京港,双方合同也签了3次,但一直没有人签字批准。

    在商谈过程中,伍先生首先提出,民航局占股份的51%,港方占49%。对方没有“合资”的概念,反问为什么不是各占50%?伍先生就解释给他们听,这是为你们好,免得日后有争议,是为了保障你们的权益。

    这过程中,邓小平知悉此事,曾问新公司“会不会做面包?”邓公早年留学法国,知道外国人吃面包就如同中国人吃饭,面包能做好,其它西餐也就不会有太大问题。

    那时,已是1979年的11月,距离1980年5月中美通航的日子只有半年时间,但合同还没有人批准签字,伍沾德最后和沈图局长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两人“握手为凭”,沈继续在京奔走审批之事,伍回港订购机器。

    购买全套美国制造的不锈钢厨房配餐设备,包括搅拌机、洗碗碟机以至“扒炉”,耗资要90万美元。伍沾德去找香港美国领事,商谈购买机器之事,对方很犹疑,因为当时美国尚在实施对华“禁运”;伍先生就说,邓小平开放在即,你如协助做成此事功劳很大,伍又承诺由他在港订货、在港付钱。

    结果,1980年2月,全部机器运到香港,伍沾德立即付清全部货款,“船过船”转运天津。但没有“提货单”,天津不能上岸,伍与沈图又立即去拜访交通部长钱家昌,说明个中原委,钱部长立即批准上岸,20多箱设备再用火车拉去北京。

    伍沾德感慨地说:“这确实是一件很大胆的事。当时,牛奶公司是香港机场唯一的配餐公司,我必须得到他们的协助,我邀请他们合组一家新公司,资金200万美元,牛奶公司占50、东亚银行占18、我占38。牛奶公司说一定要见到中国官方批准的合约,没有合约就不参与、不出钱。我深信合作之事必成,于是“拍心口”承诺,合约如有差池,股东的钱我全数奉还。二百万美元可不是一个小数目,那时在中区可以买一幢大厦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当时,中央成立“外资管理局”,首任局长为汪道涵。伍沾德和沈图局长马上去拜会汪先生。当时是1980年3月6日,事隔两天,3月8日,汪就批准了,但文本还要经计委、建委、经委……多个部门20多人盖章签字,用了3个多星期,4月15日终于拿到工商局的牌照了!

    1980年5月1日,中美直航如期开通,5月2日,首个航班自美国三藩市飞抵北京,民航局在和平门烤鸭店宴请美国民用航空局和首航机组人员;翌日航班离京返美,眼看“北京航空食品公司”的出品终于成功装上了飞机,伍沾德先生一年多来的辛苦,这一刻都变成欢乐和自豪了!

    汪道涵签字江泽民剪彩

    在香港1997年回归庆典上,出席工商界欢迎活动的江泽民主席,一看见伍沾德,立即高兴地伸出手来说:“我们是老朋友了!”

    这里面有一段鲜为人知的“因缘”。

    1980年三月,伍沾德和当时的民航局长沈图去拜访新成立的外资管理局局长汪道涵,请其批准“北航食品公司”的合资事宜。汪道涵十分爽快,两天就批出来了。

    同年5月1日,中美正式通航,“北航食品公司”也宣告正式开业。为了感谢支持,伍沾德和沈图又去拜访汪道涵,请他为“北航食品”开幕礼剪彩。

    不料,虽然事隔仅个多月,汪道涵已“另有高就”,中央任命他为上海市长,马上就要离京赴沪履新。

    伍、沈两人正感失望之际,汪道涵说,“这样吧,我介绍接任的江泽民局长给你们认识请他给你们剪彩吧。”

    就这样,伍沾德和沈图手持汪道涵的介绍信,前去拜访新任外资管理局局长江泽民。江获悉来意,对“北航食品”首开中外合资先例大表赞赏,剪彩事当然一口应允。这就是江泽民看见伍沾德大呼“老朋友”的原因了。

    回归前中华总商会组团上京访问,与中央领导人合照,拍照前江泽民就问:伍先生在哪里里?当时伍沾德站在第二排,江主席上前和他握手,还告诉其它人说:“伍先生是我们的老拍档。”



附件:




【字体: 打 印 关 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