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民航局-热点专题-随共和国腾飞—新中国民航六十年-见证—我与新中国民航-正文
难忘的1996年国庆
中国民航局 www.caac.gov.cn (2009-09-23)    来源:
 

    桂林两江国际机场:刘春元

 

    再过几天,就要迎来新中国60周年华诞了,由于年龄的关系,我不可能见证这60年的所有风风雨雨,但就我有生以来经历的38个国庆中,令我终身难忘的恐怕就是1996年的国庆了。

    1996年国庆,既算不上是五年的一“小庆”,更算不上是十年的一“大庆”,然而对于桂林机场人甚至是广西民航人来说,这年的10月1日的确是一个不寻常的日子。因为正是在这天,国家“八五”期间的重点工程项目——新建成的桂林两江国际机场正式通航了,这可以说是广西民航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件大事、喜事和盛事。

    在此之前,我们一直工作在军民合用的奇峰岭机场,它坐落在美丽的相思江畔、奇峰岭下,周围的景致固然宜人,但净空环境却不太适合民航客机的起降,而且随着旅客吞吐量的增长、航班的增多以及机型的增大,短窄的跑道、面积狭小的航站楼和停机坪都无法适应桂林民航业进一步发展的需要。于是,经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同意,广西民航从1993年起动工修建新的两江国际机场,经过3年多的不懈努力,终于在1996年9月建成完工,并通过了上级的验收,决定在当年10月1日举行声势浩大的通航庆典仪式,连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都要亲自为通航仪式剪彩,这是一个多么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啊!

    但是,对于桂林机场人来说,却是经历了又一次严峻的考验。

    为了迎接通航,早在两个多月前就开始了转场搬迁工作,陆陆续续地将老机场的人员、设备、物资运往新机场,实际上是进入了新老两个机场同时运营的时代。为此,机场每个单位都不得不将人员分成两拨,一拨忙于新机场的启动工作,另一拨继续在老机场保障正常的生产运营,尽管大家都非常辛苦,但都毫无怨言,心里也都是美滋滋的,因为毕竟就要“鸟枪换炮”了。

    那时的我,是民航广西区局政治处的宣传干事,也要两边跑,一会带记者到新机场采访通航前的准备情况,一会又领着记者来老机场报道生产运营的保障情况,经常往来于两江与雁山之间,有时一天要跑上几十公里。10月1日这天,我可以说是从零点就开始忙乎了。因为按照我们的宣传策划,当晚先要采访报道抵达奇峰岭老机场的最后一个航班,随后就要赶往两江机场,报道从新机场出发的第一个航班。我记得当时是因为广州的天气原因,本来22时30分就应该到达的航班一直延误到了快24时,等采访完机组、旅客以及机场的工作人员之后,已经是10月1日的零点多钟了。但是我们顾不上休息,连夜又从奇峰岭机场赶往新的两江国际机场,驱车两个多小时,等到达新机场时,已经是凌晨3点了。好在从新机场出发的第一个航班要到早上7点30分才起飞,给我们留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在机场宾馆休息。但是由于大家太兴奋了,躺下了却都没怎么睡,一直在回忆老机场、憧憬新机场,唠唠叨叨地聊个没完。直到快7点了,才起来直奔停机坪,采访报道新机场始发的第一个航班。

    我们的采访任务结束后(对通航仪式的报道是由另一拨记者来完成),大家都没有回去的意思,因为谁都想一睹通航仪式的盛况,于是经请示领导同意,我们都留了下来。从早上8点钟开始,各种游行队伍、演职人员以及彩车方队便陆续到达候机楼前的广场,9点钟左右,整个广场就已经是一片欢快的海洋了。机场内四处彩旗飘舞,在鲜花的装点下,桂林两江国际机场就仿佛一位待嫁的新娘,格外美丽。

    终于,我们等来了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通航仪式正式开始了,当李鹏总理剪断彩绸的一刹那,会场顿时间沸腾了,鞭炮齐鸣,掌声不短,欢歌笑语此起彼伏。上午11时许,参加通航仪式的飞机象征性地在桂林上空飞行一圈,由于领导的关怀,我和几位记者作为嘉宾也有幸成为了其中的一员。登上飞机后,我们才发现机舱里不仅有各级领导,还有机场建设者的代表、周遍村民代表以及桂林社会各界的代表。出于职业习惯,我们再次举起自己的“武器”(照相机和摄像机),毫不吝啬地“谋杀”胶卷和磁带,把这难忘的一刻真实地记录了下来。

    一晃眼,13年过去了,桂林两江国际机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旅客吞吐量从1996年的100多万人次增长到了今天的近500万人次,已接近设计能力、趋于饱和。而且经过10年的努力,终于在2007年实现了扭亏为盈,跑道也由原来的2800米延长到了3200米,跻身“全国文明机场”的行列。现在每每回想起或谈起1996年通航的那一刻以及通航前的那个不眠之夜,我都格外地兴奋。作为一个桂林机场人来说,1996年的国庆实在是令我难以忘怀。

 

    (本文由中国民航报社供稿)



附件:




【字体: 打 印 关 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