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中文
  • 政府邮箱
  • 工作平台入口
  • 司局首页> 互联网摘要> 正文
    “一带一路”战略刺激中国航企解封非洲航线

      来源:澎湃新闻网 作者:李萌

      

      图:2015年8月4日,南航广州直飞肯尼亚内罗毕首航,地面服务部员工为乘客办理登机手续。

      受当地政治因素、旅客上座率等影响,在过往几年中,中国大陆航空公司无一例外地“冰封”了中非航线。今年起,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中非之间商贸往来频繁,“解封”中非航线成为当务之急。8月5日,南航广州至内罗毕航线正式运营。这也是中国民航目前唯一一条连接非洲大陆的航线,国航、海航也已经开始谋划重返非洲。

      效益、安全等因素导致中非之间停航 

      “中国与非洲之间被欧洲大陆和茫茫海洋相隔。开通空中航路是运输客货的首选。”一位民航业内人士介绍,但在现实中,中国航空公司已经有数年没有运营过中非航线。“当地政治因素,旅客上座率等,都会左右航线的运营走势。”

      该人士介绍,埃及曾是不少国内航空公司的热门航点。而前几年该国动荡的局势,导致航空公司对航班安全及客座率十分担忧。因此,纷纷停航。沪上一家机票代售机构透露,中非航线中断的另一原因是,中国游客近年的热门出境游目的地集中在欧美市场。航空公司更愿意将大型远程客机投放至上述地区,无暇顾及效益不佳、安全风险较大的非洲航线。

      2006年,南航开通北京至拉各斯航线,但后因金融危机、油价攀升等原因,航线在运行两年后停飞。曾经开通最多非洲航线的海南航空,拥有过开罗、喀土穆和罗安达三条航线,后也因各种因素全部停运。

      2014年6月,南航开通深圳至毛里求斯的航线,结束了这一历史。但广袤的非洲大陆仍无人问及。马赛马拉大草原的动物迁徙、东非大裂谷的壮阔……中国游客想目睹这些美景,只能选择多次转机或搭乘国外航空公司的航班。从上海至开罗、约翰内斯堡等地,经常在法兰克福、苏黎世、迪拜、多哈中转。

      民航局要求打造非洲航空网络

      “中非贸易合作出现跨越式发展,非洲旅游发展迅速等因素,给了民航培育市场的空间。”南航营销委主任郭建业坦言,再次开通中非航线的背景是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召唤。在此之前,该公司已经开通了百余条一带一路沿线城市与中国大陆间的航线。

      实际上,除了企业自身意愿外,中国民航局也发出了明确的指示。2014年6月,民航局披露,国航、东航、南航和海航等企业参加了中国民航局在北京召开的推进中非民航合作座谈会。

      民航局要求四大航空公司,配合政府积极开拓市场,系统性、整体性、长远性考虑战略布局,打通对非洲的空中通道,打造非洲国家间航空运输网络。

      民航局一位副局长在这个会上指出,非洲航空市场具有较大发展潜力,特别是李克强总理出访非洲期间,推出包含高速铁路、高速公路和区域航空“三大网络”的中非合作具体内容,为中国民航在非洲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历史机遇。

      据民航局提供的统计数据,2009年以来,中国连续5年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国。中非航空客源以平均每年15%的速度增长,达到150万人次左右。民航局称,中国已与埃塞俄比亚、安哥拉、坦桑尼亚等17个非洲国家正式签署了政府间航空运输协定,与塞舌尔、利比亚、乌干达等6个非洲国家草签了航空运输协定。

      非洲市场培育需历经一个周期 

      在中非民航合作座谈会上,国航、东航、南航、海航负责人均对开辟非洲航线提出了目标计划。2015年年初,国航发布公告称,将开通两条非洲航线,一条是北京到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航线,另一条是北京到南非首都约翰内斯堡的航线,两条航线计划在今年10月开通。

      8月5日,南航正式开通广州至内罗毕航线。该航线每周三班,由空客A330机型执飞,航程为11小时。这也是中国民航目前唯一一条连通非洲大陆的航线。

      而在7月末,民航局网站还曾发布消息,南航申请从2016年6月15日开通广州—迪拜—开罗航线。

      另有消息透露,海航方面也在谋划重返非洲,一切进展顺利的话,年内就将有相关消息发布。

      “非洲市场的培育需要一个周期,不可能在朝夕之间。”一位民航业内人士称,相比京沪航线等国内干线,非洲航线会有淡旺季区别。此外,非洲航空产业的配套设施落后,飞机的维护成本高企,航油成本高于中国。非洲航空消费处于初级阶段,缺少大型的B2B、B2C等平台,没有统一的票务结算系统,各航线运力的投放以及航线历史客流数据都不能轻易获取。但可以肯定的是,中非航线数量将在未来大幅增长。而票价也因承运人的增加有望出现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