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中文
  • 政府邮箱
  • 工作平台入口
  • 司局首页> 互联网摘要> 正文
    非洲航空业角逐正当时

      来源: 非洲商业观察

      

      据法国《世界报》报道,“一个惊喜”、“第一要务”、“淘金乐土”、“未来”,谈起非洲航空业,航空公司的总裁们眼中散发熠熠光芒,头脑中正酝酿一个个计划。现在,越来越多的航空企业希望看到自家的飞机在非洲上空翱翔。

      非洲航空领域的美好前景令人充满遐想:根据非洲民航委员会(Cafac)预测,未来五年该领域平均年增长率将达8%。越来越多的非洲中产阶级将能够支付飞行的费用。如果非洲本土航空公司届时无法保有一席之地,将为外国航空公司提供可乘之机。

      罗兰˙贝格咨询公司的航空分析师迪迪尔˙布列车弥尔表示,“诸如阿联酋航空公司、土耳其航空公司等多家国际航空公司早在四五年前就对非洲市场产生兴趣”。三年前,土耳其航空公司仅在非洲开通19个航点,当时公司决定将非洲航线网络扩大一倍。现在,该公司有296架飞机飞往逾半数非洲国家。对于土耳其航空公司来说,这只是其征服非洲天空的开始。上周,该公司宣布启动一条新航线:11月5日起,莫桑比克马普托至南非德班将实现直航。“接下来,我们还将考虑十几个目的地”,公司总裁特莫尔˙科提宣布,“假以时日,我们将成为非洲最大的航空公司”。该公司的下一个目标是超越目前非洲第一的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以及法国航空-荷兰皇家航空集团(以下简称“法航-荷航集团”),这两家航空公司在非洲均有四十余个航点。

      “在非洲,竞争随处可见。如今当非洲乘客出行时,他会面临前所未有的选择”,法航-荷航集团非洲分部总经理法兰克˙乐格雷表示。目前这家法国和荷兰合资公司因内部重组,将在2016年削减在非洲2-3%的运营能力,直到2018年后才会开启新航线。

       为获取胜利而结盟    法航-荷航集团和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是非洲天空角逐战中最深入前线的公司。国外航空企业能在这样的域内市场中获得领先实属不易。

      

      “欧洲与非洲间的通行实际上很频繁,非洲大陆真正需要的是建立一个非洲域内互相联通的航空网络”,法兰克˙乐格雷解释说。2013年,超过十分之三的前往非洲的乘客曾在非洲域内国家间通行,面对这样巨大的市场份额,外国航空公司当然志在必得。

      

      

      为了进入非洲市场,外国航空公司得与当地运营商结盟。“在那些需求较弱的航点,我们尚不需要安排自己的飞机,而我们与非洲航空公司的合作关系填补了这些航线空白”,法兰克˙乐格雷详细解释道。法航-荷航集团在非洲东部的合作伙伴是肯尼亚航空公司,在西部是科特迪瓦航空公司,而在南部是安哥拉航空公司和南非廉价航空库鲁拉公司,这样整个非洲航线网络尽在其掌握中。依靠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法航-荷航集团在全非额外增加了20个航点。

      入不敷出的非洲航空公司 

      受益于这些合作,小型非洲航空公司得以填满上座率。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统计,由于飞机体积的原因,非洲运营商在每个乘客上的收益仅为北美大型公司的1/12。正是因为规模小,非洲航空公司的盈利率可忽略不计。当飞机容量小于外国公司的飞机时,意味着每个座位上花费的成本远远大于外国公司。

      

      此外,非洲航空公司的竞争力因高昂的燃油价格而进一步减弱,它们必须支付比其他地方高20%的燃油税,同时在某些国家还面临着地缘政治风险。“由于租赁商和保险商认为这些地区的支付违约风险较大,飞机的租赁费和保险费就更加昂贵”,布列车弥尔解释。

      除此之外,航空公司还要支付高额的税费以及机场使用费。这些费用在每个国家都不一样。国际航空运输协会统计,尼日尔首都尼亚美的使用费最低(按每个乘客21.5美元收取),但这已经高于大多数国际机场的费用了。

      

      航空壁垒 

      

      部分非洲国家正通过收取高额的机场税费来守护自己的领空。InterVISTAS航空咨询公司在2014年7月的报告中称“大部分非洲域内航空市场对外封闭,因为一些双边协议限制了航空服务的发展和增加”。例如,乘客数量、价格、税率等都须通过两国的协商而确定。

      1999年,44个非洲国家签署了进一步开放非洲域内航空市场、减少行政束缚的《亚穆苏克罗协议》。该协议的宗旨是“开放的天空”,即允许44国的航空运营商在相互的领空以任意航线飞行。但十五年过去了,鲜有国家真正开放领空,只有南非和埃塞俄比亚履行了协议,南非航空公司和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也因此成为了业内翘楚。

       案例:多哥ASKY航空公司

      InterVISTAS 咨询公司表示,一些国家借口称“本土的国家航空公司尚未做好进入自由市场竞争的准备”而拒绝对外开放市场。“这些国家出于自豪感要保护自己的国家航空公司,并试图让其独大,这种做法很不明智”,非洲民航委员会西部分会副主席格纳马˙拉塔说。

      

      

      西非的ASKY航空公司就是一个实例。该公司与二十多家航空公司保持合作关系,其中就包括实力雄厚的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使得它更像是一家集体性企业而不是国家企业。这是一项耗资巨大的战略,ASKY公司在中西部非洲19个国家开通了航线,并将于2016年运营长途航线,飞往“巴黎、贝鲁特和约翰内斯堡”,公司总裁汉诺克˙特法拉透露。

      布列车弥尔表示,“当这些国家想建立自己的航空公司,那些规模小的十有八九会宣告破产”。事实上,过去十年间,有27家国家航空公司破产。由于缺乏资金,非洲现有的近百家航空公司中只有一半达到了国际安全标准。

      非洲航空公司数量多、收益少,无法与国外大型集团抗衡。“为了获取市场份额,建立一到两家大型非洲航空公司就已足够”,特法拉解释说,“如果非洲航空运营商之间不能开展合作,恐怕整个非洲航空产业即将消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