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体中文
  • 政府邮箱
  • 工作平台入口
  • 司局首页> 互联网摘要> 正文
    国航开通中非直航:凤凰传吉祥,万里架丝路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徐彦纯

         [摘要] 国航2002年重组,2004年上市,经过十年的快速发展,截至2015年6月,国航经营的客运航线达到341条,通航国家(地区)35个,通航城市164个,透过星空联盟,航线网络更可覆盖193个国家的1,321个目的地,形成了以北京为核心枢纽的全球航线网络,是中国民航国际航线比重最高的客运航空公司,是中欧、中美间最大的承运人,也是中国赢利能力最强的航空公司。

      图:国国航开通中非直航航线。摄影李贺

        民航资源网2015年11月9日消息:当地时间2015年11月2日清晨,一架喷涂着鲜艳五星红旗、尾翼为火红凤凰的空中客车A330-200飞机载着170名旅客平稳地降落在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博莱机场,受到民航界最高礼遇“过水门”,中国国航北京--亚的斯亚贝巴航线成功直航!这是继10月29日首航北京-约翰内斯堡之后,国航开通的第二条直达非洲的航线。
        2015年是国航开辟国际新航线最多的一年。而在一周之内,连开两条非洲航线,这在中国民航发展史上也堪称大手笔。随着非洲直航的实现,中国国航成为亚洲唯一的航线覆盖六大洲的航空公司。
        如此快速、密集地开辟国际新航线,实力背后,是怎样的战略思考?接连开通两条非洲航线,市场之外,靠什么力量来支撑?

    图:中航集团总飞行师、国航安全总监徐传钰在庆祝仪式上向当地民航代表赠送国航模型。摄影 杨冬

         凝结心底的一份浓浓历史情怀
        开航非洲,在国航人的心底,有着一份浓浓的历史情结。因为中国民航史上第一次真正意义的远航,目的地就是非洲。
        建国之初,中国民航刚刚起步,基础非常薄弱,甚至弱到连国家领导人出访都保障不了。直到1965年3月,罗马尼亚工人党中央第一书记乔治乌-德治逝世时,周恩来总理率中共代表团参加葬礼,还是租用巴基斯坦的飞机。当专机抵达罗马尼亚时,罗方人员感到非常惊讶,对中国使馆同志说:“我们迎接的所有外国领导人都乘坐本国飞机,只有中国总理是租用别国的飞机。”这句话传来,整个中国民航业为之汗颜。周恩来也多次感慨:“什么时候能坐中国自己的飞机出国访问?”
        总理的感慨,化为巨大动力。仅仅三个月后,周恩来总理率我国政府代表团访问坦桑尼亚,就决定带自己的飞行员远航非洲。他对民航总局领导说: “我要亲自带民航飞行员飞出去,只有飞出去,才能打开局面!我跟你们一起来实践!中国民航一定要有自己的远程飞机,一定要有能飞远洋航线的自己的飞行员。中国民航要飞出去!一定要飞出去!”
        1965年5月24日,时任总参谋长的罗瑞卿给民航总局下达了指示:迅速准备伊尔18型专机一架,执行周总理率政府代表团访问坦桑尼亚的专机任务。接到命令后,由中国民航北京管理局飞行大队(国航飞行总队前身)张瑞蔼为领队机长的专机组立刻高效运转起来。5月28日,专机组进行了一次试航,飞行线路是北京-和田-卡拉奇-巴格达-开罗-喀土穆-达累斯萨拉姆-卡拉奇。此次试航带回了沿途12个国家的机场资料,为接下来的远航非洲奠定了基础。6月3日,周总理率代表团成员登上专机。这次非洲之行任务十分艰巨,途经巴基斯坦、伊朗、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约旦、叙利亚、黎巴嫩、伊拉克、埃及、苏丹、肯尼亚、赞比亚、坦桑尼亚等12个国家,在8座机场起降,期间要飞越高山、沙漠,穿越赤道,飞向南半球,行程4万多公里,历经艰险。这次远航的成功,标志着周总理“飞出去,打开局面”的期望终于变成了现实。
        国航出版过一本书叫做《传承精神血脉》,书中详细记述了那次远航所经历的困难和艰险, 50年前的一幕幕场景,现在看来仍会让人觉得惊心动魄。但掩   卷而思,发现在脑海里久久停留的,却不是那些惊险的场景,而是周总理“中国民航要飞出去!一定要飞出去!”的殷切期待,是老一辈飞行员严谨的作风、精湛的技术和不畏艰险、勇于拼搏的精神。在周总理的期待和鼓励下,中国民航经过50年的努力奋斗,一步步实现了腾飞。如今,中国已经成为航空运输周转量位居世界第二的民航大国,随着约翰内斯堡和亚的斯亚贝巴航线的开通,国航的航线覆盖了亚、欧、北美、南美、大洋和非洲六大洲。飞出去,已不再是困扰中国民航的问题。
        11月2日,就在国航飞机降落在亚的斯亚贝巴的当天,传来了国产大飞机C919正式下线的消息。国航的飞行员对国产大飞机充满了期待,驾驶自己国家生产的大飞机,飞出国门、飞向世界,是50年前周总理的期待,更是一代代国航飞行员的梦想。

    图:“你眼中的非洲”旅客绘画活动让航班充满欢声笑语。李贺摄

        国际航线的背后是国家的战略
        相比较而言,非洲的经济还不够发达,受市场容量和航线所经国家政治稳定性影响,中非之间的航空运输业一直面临着重重困难,之前运营中非航线的航空公司,经常因不堪亏损重负而停航。国航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连开两条非洲航线?市场前景在哪里?
        面对种种疑问,国航总裁宋志勇在非洲开航前的一次内部会议上作出这样的回应:“追求赢利固然是企业的一个重要属性,国航作为央企,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是我们的重要责任,但同时我们也要牢记,国航是中国唯一载国旗飞行的航空公司,代表着国家形象,执行国家战略也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国航的每一条国际航线都是在国家的大战略下规划出来的。开航非洲,是我们执行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具体举措,在这个大战略下,中非之间的友谊必然会进一步加深,交往必然会更加密切,我们为加深中非之间的交流付出的所有努力都是值得的!而且透过这个大战略,我们也能够清晰地看到中非航空市场的光明前景。”

     图:机组受到当地民航员工热烈欢迎。摄影李贺

        只有始终把国家战略摆在第一位的企业,才能紧紧跟上国家发展的脚步,才能在执行国家战略中牢牢抓住机遇。国航2002年重组,2004年上市,经过十年的快速发展,截至 2015 年6月,国航经营的客运航线达到 341 条,通航国家(地区)35个,通航城市 164个,透过星空联盟,航线网络更可覆盖 193个国家的 1,321个目的地,形成了以北京为核心枢纽的全球航线网络,是中国民航国际航线比重最高的客运航空公司,是中欧、中美间最大的承运人,也是中国赢利能力最强的航空公司。国航取得这样的业绩靠的是什么?除了辛勤耕耘和精细化管理,最重要的是战略眼光和把握机遇的能力。
        国航今年新开十余条国际航线,从明斯克、布达佩斯,到科伦坡、约翰内斯堡、亚的斯亚贝巴,再到孟买、吉隆坡、伊斯兰堡、卡拉奇,一多半都是围绕“一带一路”来布局的。这些航线多数集中在发展中国家,在很多人眼里,都充满了风险和挑战,但国航在一年内开通如此之多的新航线,机遇究竟在哪里?
        “一带一路”的提出,预示着我国的一个重要经济战略锁定在“一带一路”上,位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延伸至海外部分的东非乃至整个非洲,也必将纳入到这一战略重点中来。中国与非洲国家的经贸往来和政治、文化交流必然会更加密切,作为国内主要航空企业,积极打通对非交往的空中通道,构建航空运输网络,发挥航空运输的战略先导作用势在必行,而中国民航在中非市场上,也必然面临着一个良好的战略机遇期。目前,作为落实我国政府提出的“中非区域航空合作计划”的重要措施,中国民航对非合作平台已经正式建立。中非在民机出口、航空公司合作、民航基础设施建设的合作将全面展开。据了解,截至今年5月,我国已与17个非洲国家正式签署了政府间航空运输协定,与6个非洲国家草签了航空运输协定,为我国与非洲国家发展民航关系奠定了法律基础。

    图:北京-亚的斯亚贝巴机组人员与当地民航工作人员共同祝贺直航成功。尹璐 摄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国航连开两条非洲航线,一条直抵非洲经济中心约翰内斯堡,一条通向非洲政治中心、非盟总部所在地亚的斯亚贝巴,并且通过星空联盟合作伙伴南非航空和埃塞俄比亚航空,把航线网络延伸到非洲各个国家,两条航线的开通不仅在中非之间架设“空中丝路”,也能惠及日、韩、新加坡等亚太地区的旅客,为其前往非洲提供更多航班选择。汇集亚洲旅客来到北京这个航空枢纽,继而飞往非洲市场是国航更大的目标。正如国航党委书记樊澄所表示:“通过北京这个强大的枢纽,给非洲带去的不单单带是人流、物流,包括金融、旅游、商贸、科技、信息等经济、文化的活动都将活跃起来,这两条航线的开通,必将为非洲这片古老的大陆注入新的活力,这是中国对中非传统友谊的贡献,也符合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初衷。”
        旅客的需求是航线开通的动力
        近年来,中非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密切,据统计,自2009年以来,我国连续5年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国,目前已累计在非设立各类投资企业逾2000家,雇用当地员工超过8万人;近年来中非航空市场总体年双向流量规模为141.5万人,年增速高达21.3%。伴随着中国在非洲的投资推进与市场开拓,中国与非洲之间的经贸联系日益紧密。
        一直以来,来往于非洲和我国内地的旅客大多选择经由香港、新加坡或欧洲、中东等地转机,旅行时间在20个小时以上。多家非洲本土航空公司开通的中国直航也并不能满足多数中国旅客的需求。国航的客服电话95583经常会接到旅客的咨询甚至是质疑:“你们有直飞非洲的航班吗?为什么没有,你们可是国航!”也常有一些经济或文化团体,找到国航商务部门,甚至直接找到国航相关领导,希望国航提供包机服务,也强烈建议国航能够开通非洲直飞航线。

    图:北京-亚的斯亚贝巴直航航班受到民航界过水门最高礼遇。付薇 摄

        经过前期紧张的调研论证和多方沟通协调,国航最终决定同时开通两条非洲航线。北京-亚的斯亚贝巴航线为每周3班,采用空客A330-200宽体客机执飞。而北京-约翰内斯堡航线同为每周3班,采用波音777-300ER延程型宽体客机执飞。这两条航线开通后,全程飞行时间均在15个小时以内,其间不经停,不仅大大缩短了航行时间,也避免了中转过程中的劳顿和不便。此外,通过约翰内斯堡和亚的斯亚贝巴的航空枢纽,更可以让旅客方便地转机前往非洲大陆的多个目的地以及南北美洲等众多目的地,减少飞行段数的同时亦更经济实惠。
        对中非航线开通后的前景,一位乘坐北京-亚的斯亚贝巴首航航班的中国艺术家充满期待:“非洲相对较远,每次去演出都要转机。直航后缩短了距离,也拉近了彼此,出行方便了,各种方式的交流都会很必要。我们需要去了解非洲的各个方面,非洲人民也可以更好地了解中国。长期以来我们国家对非洲支持非常大,不管从医疗、经济建设或者曾经的坦桑铁路等等,每到一处都有中国的爱心,通过直航的便利,相信以后中非友谊会更深厚。”

    图:北京-约翰内斯 堡首航航班旅客签字留念。付薇 摄

        非洲朋友同样对航线开通有着很大期待,南非驻华使馆副大使在国航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国航直飞南非航线的开通将使两个美丽的国度之间交往更加便捷。2015年是南非‘中国年’,今年12月,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将会举行,期待国航航班能够满载中国旅客到访南非。”
        埃塞俄比亚驻华使馆副大使塔斯法耶·伊尔马·萨博也表示:“我最期待这条航线能对埃塞俄比亚旅游和商贸方面带来显著的促进作用。在中国的帮助下,埃塞俄比亚的基础建设和经济发展越来越好,每天几乎都有新的中国工程队或是中国商人来到埃塞,和我们的人民一起开创新的征程。我相信直飞航班能让他们的旅途更加轻松,同时运力增加也会帮助更多想要来埃塞、来非洲的人打开更畅通的渠道。”
        11月3日,参加北京-亚的斯亚贝巴直航体验报道的媒体记者采访了中国援建埃塞俄比亚的东方工业园。听说国航开通了直飞航线,当地的中方员工不禁欢呼起来。工业园的负责人焦永顺,已经在埃塞俄比亚生活了15年, 他面对众多记者激动地表示:“我每年都要回几次国,以前确实感到不方便,听说国航开通了直飞的航线,我和我的同事都非常激动,因为一登上自己国家的飞机,感觉是不一样的,立刻就有家的气息了,对于一个归心似箭的海外中国人,这种心情不是一般人能体会得到的。我们东方工业园最主要的任务是为中资企业走出来,投资埃塞服务,埃塞政府和人民非常友好,这里的投资环境、治安环境都非常好,随着国航直飞航线的开通,相信会有更多的中国人走出来,发现埃塞的美好,更多的企业走出来,到我们东方工业园来安家落户。”

    图:机组与旅客代表共同切开庆祝的蛋糕。尹璐摄

        同样在非洲工作生活多年的华为埃塞俄比亚公司总经理石清泉也同样对国航直航非洲赞不绝口:“我们华为在非洲通讯市场占有很大份额,不夸张地讲,华为员工遍布非洲各国,以前我们要么到约翰内斯堡、要么来亚的斯亚贝巴再经香港或中东转机,花在路上的时间特别多,也特别不方便。国航在一周之内把两条航线都开通了,确实是大手笔,不光华为员工受益,其他来非洲投资的企业和务工人员也都会受益。埃塞这个国家虽然还比较落后,但这里民风特别淳朴,尤其对中国人特别友善,来过这里的中国人都会喜欢上这个国家,都会发自内心地想为这个国家做些有益的事,相信随着国航直航非洲的两条航线开通,会在国内掀起一个‘非洲热’,更多的中国人会来到这里,会喜欢上这里, 会为这个美丽的国家带来帮助。”
       如果说50年前,周恩来总理带领中国民航远航非洲,为的是开辟一条中非友谊之路,那么今天,国航开通直达非洲的定期航班,则是为中非友谊架起一座空中桥梁。从中国到非洲大陆 ,万里彩云之间飞舟往来,承载的友谊,必将源远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