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資訊
《中國適航報告》連載之一

  2016年——中國大飛機起飛元年

  劉斌

  編者按

  歷經十余載,國産ARJ21新支線飛機終於翱翔藍天,即將為我國民航業的發展譜寫新的樂章。作為中國自主研製成功的首款渦扇噴氣飛機,經由中國民航局第一次完整嚴格地按國際標準進行適航審定,並頒發了型號合格證。

  對於國産民機製造和適航審定工作,習近平總書記近期也作出重要批示:國産ARJ21支線飛機取得型號合格證,是我國航空工業發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廣大參研參試和適航審定人員為此付出了艱辛努力。研製大飛機承載著幾代中國人的夢想,前面的路還很長,挑戰還很多,很嚴峻。習近平總書記要求繼續弘揚航空報國精神,總結經驗,迎難而上,在做好ARJ21飛機後續工作的同時,要全力推進C919大型客機項目,讓中國自主研製的大飛機早日在藍天上翱翔,成為彰顯中國裝備製造實力的新名片。

  在中國民機事業艱難前行的過程中,您是否想知道,中國民航適航“國家隊”究竟如何團結拼搏、攻堅克難的,與中國商飛共同打造中國大飛機的先遣機——ARJ21-700的?本報特別推出專版,將陸續選載由著名報告文學作家、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劉斌采寫的長篇報告文學《中國適航報告》。

  引言 熱盼

  一代又一代的航空人,

  從風華正茂血氣方剛盼到滿頭銀發暮年榆桑;

  一雙又一雙熱盼的雙眼,

  從湛藍遼闊的天宇望斷浩渺無垠的雲端。

  哪年哪月,中國自主研製的噴氣客機才能出現?

  何時何辰,中國大飛機才能翱翔藍天?

  航空人百折不撓奮力追索,渴望藍天夢圓;

  民航人克難奮進砥礪前行,期盼夢圓藍天。

  熱盼的時刻不再遙遠,

  2016年——中國大飛機起飛元年。

  2016年6月28日,中國首架渦扇噴氣新支線飛機ARJ21-700正式投入商業運作,宣告中國大飛機的先遣機型歷經曲折,終於成功飛向市場新航程。C919將在年底首飛,宣告中國大飛機突破道道難關,首飛起航。

  萬眾企盼,藍天夢圓。中國大飛機進入創新發展的新階段。

  中國噴氣客機問鼎藍天,叩開天門,證實中國自主研發大飛機水準邁出了突破性的一大步,證實中國適航能力提高了歷史性的一大步。自主研製和適航審定是中國民機事業的兩翼,為了中國高端裝備製造業的強盛,航空人與民航人心繫一體,頑強奮戰,舉步維艱,腳踏實地,在萬里長空中劃出了成功的軌跡。“要做一個強國,就一定要把裝備製造業搞上去,把大飛機搞上去,起帶頭作用,標誌性作用”。對於飛機研製,公眾比較熟悉;對於飛機適航審定,公眾則仍然有些陌生。筆者將在《中國大飛機》長篇報告文學一書中,集中表述紀錄中國大飛機45年艱難曲折的發展歷程和中國商飛創新奮進的感人事跡。《中國適航報告》著重報道中國民航適航“國家隊”在ARJ21-700飛機適航審定過程中的感動事跡,兩者相輔相成。從適航視角看研製,會有新的發現;而從研製視角看適航,也同樣會有新的認知。

  公眾出外旅行,乘坐飛機,首要關注的是飛行安全。什麼是適航呢?適航不是試航,也不是試驗飛行。

  適航是航空領域中的一個專業,顧名思義,適航與飛行安全密切相關,而飛行安全又與公眾出行密切相關。也就是説,適航與生命安全息息相關,人命關天,必求萬無一失,適航就是安全。

  先聽聽兩位專家的解讀吧。

  中國民航局原總工程師張紅鷹,曾先後兩次乘坐適航審查中的ARJ21-700型飛機體驗飛行。他説,應該普及適航知識,通俗地講,適航就是飛機的適航性,是飛機始終處於安全狀態的基本品質。適航是民用飛機進入市場的最低門檻,代表社會公眾對飛機安全的認可。ARJ21-700型飛機是中國第一款按照國際適航標準,走完適航審查全過程的渦扇噴氣新支線客機,通過了適航審查,並成功取得了型號合格證的飛機,表明中國民航適航審定能力有了顯著提高。工業興、適航興、國家興。

  中國民航局總工程師、適航司司長、ARJ21-700型飛機型號合格審查委員會主任殷時軍講得直白:沒有適航,就沒有民機。民用大飛機是國之重器,ARJ21-700型新支線飛機是中國大飛機的開路先鋒,民機産業是國家高端裝備製造業皇冠上的明珠,它進入商業運作,標誌著向市場成功邁出新的一步。飛機是“飛”出來的,“飛”的過程就是適航審定的過程,適航審定是民機安全性能的“保證書”,是民機走向市場的“通行證”,是國家民機發展的重要支撐,是國家民機産業核心競爭力的重要組成部分。

  榮立“民用航空安全集體一等功”的ARJ21-700新支線飛機型號合格審查組,12年來把握“堅持標準、嚴格審查、條款衡量、數據説話”的準則,出色地向共和國上交了一份圓滿的答卷,向社會公眾上交了一份安全保證書。

  喜鵲報春的沉思

  2016年6月28日,天宇澄碧,日朗風和。天府之國、錦官秀城成都。

  中國首架渦扇噴氣新支線飛機ARJ21-700騰空而起,正式投入航線運作,開始了令人矚目的商業運作處女航。

  與“天”相關的事,都是天大的事;與“飛”相伴的事,皆是風靡之事。ARJ21-700新支線飛機啟航商業運作之旅,振奮人心,它是一個標誌,從此,中國的萬里長空,現代噴氣客機不再是波音和空客清一色的天下,中國人自己研發製造的噴氣飛機終於叩開了天宮大門。

  ARJ21-700新支線飛機,只不過是探路先行,是開路先鋒,是中國大飛機的先遣機。它像報春的枝頭喜鵲,低吟高鳴:春來了!中國大飛機時代開啟了。

  從遠古夢幻到望洋興嘆,從望塵莫及到望其項背,一代又一代,經久漫長。

  1萬多年前,新疆哈巴山谷多尕特洞穴,珍奇的岩畫群中,一幅形似現代飛機的圖形,令人驚嘆,茹毛血飲、刀耕火種時期,留下了如此想像飛揚的印痕,天賦靈感,智慧無疆。

  2500年前,詩人屈原仰天長嘆,發出“天問”:遂古之初,誰傳道之?上下末形,何由考之?暝昭瞢暗,誰能極之?馮翼惟像,何以識之。明明暗暗,惟時何為?陰陽三合,何本何化……感天撼地,卓絕驚世。

  唐代文豪劉禹錫有一千古名句,稱奇天下:“晴空一鶴排雲上,便引詩情到碧霄。”秋高氣爽日,一鶴淩雲飛翔,滿載詩情、遨遊雲端,奇思妙想,美輪美奐。

  夸父逐日的神話,嫦娥奔月的傳説,倉廩跳落的故事,羽人飛翔的想像,大漠深處敦煌石窟中婀娜多姿的飛天壁畫,傳神傳奇,萬代頌揚。華夏兒女“飛翔”的渴望,源遠流長,“松脂燈”“孔明燈”“紙風箏”,真實彰顯發明的靈感,探索的智慧,生生不息。

  曠世奇才列奧納多·達·芬奇有句名言:“人應該有翅膀,假如我們這一代不能實現這個願望,下一代也會實現。人是萬物之靈,必定會像天神一樣在天空飛翔。”他的天才預言和研究發明,開啟了人類航空科學的大門。

  廣州黃花崗烈士陵園,在中國始創飛行大家馮如的墓碑前,我默然瞻仰,感思萬千。馮如不愧為“中國航空之父”,親自設計、親自研製、親自駕飛,一片赤誠,壯懷激烈,豎起了中國航空的第一面大旗:中國人要有自己奮飛的翅膀!他僅僅比美國萊特兄弟晚6年。可以説,同一時代,同時起跑。100年後,美利堅合眾國赫然成了世界民機航空霸主,而作為曾經“萬邦來朝”的泱泱大國,中國則多舛多難,被譏諷為“折斷了翅膀的鷹”。

  在開國大典的隆隆禮炮聲中,通過天安門廣場的馬隊上空,雖然有轟鳴的人民空軍飛機飛過,但都是剛剛繳獲和收編的飛機,而且僅有17架,兩兩一組,最後一架單飛,耐人沉思。

  新中國的航空工業在零公里處起步,偉大領袖毛澤東高瞻遠矚,氣壯山河地發出指令:“先學楷書,再寫草書”,浪漫詼諧,舉重若輕,把航空航太事業發展之路清晰指明。中國人是世界上最好的學生,畢恭畢敬向“老大哥”學習,模倣A-24,研製成功渦槳飛機運7。後來,老樹開新花,“一代天驕”新舟60問世,在走獨立自主的道路上蹣跚前行。最可喜的是,運12飛機勇闖海外世界,在通用飛機研製和適航方面成績斐然,鼓舞人心。

  回望中國大飛機之路,一波三折,令人備感酸楚。上世紀70年代,遵照“上海工業基礎這麼好,可以搞飛機”的指示,轟轟烈烈搞了“708”工程,到頭來釀成一曲壯舉悲歌。運10飛機儘管有七上雪域高原的輝煌,儘管擱置上海機場一隅曬太陽,儘管被明嘲暗諷為“707+1”,但不能以成敗論英雄。這個經歷,無疑是中國人追夢大飛機的一次偉大實踐。

  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中國航空人“永不言棄”,不停地四處求索,不斷地八方探尋,中國民用大飛機路在何方?從MD82/90到MPC-75,再到AE-100,曾異想天開“用市場換技術”,曾一廂情願以“工業合作謀進步”,屢戰屢敗,屢敗屢戰。一位航空界的老領導在接受我的獨家採訪時形象地比喻説:“運10飛機左邊一記耳光,AE-100飛機右邊一記耳光。兩記響亮的耳光,把脆弱的中國民機工業打痛了、打醒了。不能存在幻想,不能亦步亦趨,別人不會輕易給你核心技術,必須“以我為主”,“走自主研製的中國道路”。

  中南海傳出的喜訊

  清醒地認知過去,依靠自己,才能打造自己騰飛的翅膀。

  新世紀的第一個春天來了,寒凝大地發春光,紅墻外的白玉蘭翹首藍天,含苞欲放。在中南海的一次國務會議上,朱鎔基總理在聽取國防科工委劉積斌主任關於要上渦扇噴氣支線客機項目的彙報後,一板一眼地説:“我國民用航空市場規模大,對支線客機的需求多,發展支線飛機符合國情。”隨後單刀直入地問:“你需要多少錢?”

  劉積斌主任停頓了一下説:“至少50億元。”“50個億我沒有,給你25個億。”朱鎔基總理果斷回應。

  劉積斌主任還想解釋説明一番,坐在旁邊的科技部部長朱麗蘭立即阻止了他:“總理已經同意了,先幹著嘛,別解釋了。”劉積斌領會其意,沒再説話。朱鎔基總理又加上一句,提醒説:“不能按軍機那一套搞。”

  上民機項目啦!上民機新支線型號了!喜訊像一陣春風傳遍了中航工業第一集團,人們奔相走告,歡欣鼓舞。

  不久,渦扇噴氣新支線客機項目被列為國家新産業計劃的12個重點項目之一。2002年6月14日,國家發展計劃委員會正式批准新支線飛機項目立項。

  中國民機發展史上的里程碑

  中航工業第一集團群情振奮,調整思路、創新思維、創新體制,不按軍機的那一套搞,徹底打破計劃經濟的桎梏,成立了新型的項目公司——中航商飛,實行現代企業制度管理和項目管理,明確市場觀、客戶觀,明確走自主研發與國際合作的道路。

  2008年,中國商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成立,開始研製大飛機C919,中航商飛整建制連同ARJ21-700新支線飛機項目歸於中國商飛。如同田徑場上激烈的接力賽跑,中國商飛開足馬力,艱難前行,克難攻關,奮力拼搏,ARJ21-700新支線飛機成功告捷。

  2014年12月30日上午,一架涂著鮮艷“中國紅”、吉祥“七彩帶”的渦扇噴氣客機從上海起飛,開始了具有特殊意義的飛行。飛機上坐著時任中國民航局局長李家祥等一行人,李局長時而檢視客艙,時而詢問情況,頻頻點頭,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他是專程來迎接這架ARJ21-700新支線飛機晉京獲取合格證的。

  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馬凱登機參觀,聽取了飛機性能介紹,了解研製和適航審定情況。在現場講話時,他説:“ARJ21-700新支線飛機按照國際標準和規範進行了適航審定,將獲取型號合格證。這表明中國航空製造業取得了長足進步,表明中國適航審定能力得到了大幅度提高,這是中國民機發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

  取得型號合格證

  隆冬的北京,氣溫驟降寒氣襲人,位於三元橋外的中國民航管理幹部學院禮堂卻是一派熱烈景象,暖意盎然,人氣鼎沸,ARJ21-700新支線飛機型號合格證頒證儀式在這裡隆重舉行。當李家祥局長把合格證牌頒給中國商飛公司董事長金壯龍時,全場響起了長時間的熱烈掌聲。參加ARJ21-700新支線飛機型號合格審定委員會最終會議的同志們再也抑制不住激動的心情,流下了滾滾熱淚。

  這12個春夏秋冬,審查員代表們南來北往,不是在適航審查一線,就是在奔向適航審查一線的航班上,或者在本單位緊張的適航工作中。局外人很羨慕他們,認為他們幹的是“高大上”的工作,其實他們是默默奉獻的英雄。來北京,沒去過頤和園;到上海,沒逛過南京路;去西安,沒看過兵馬俑。在這支中國民航適航“國家隊”中,有的人年逾花甲,本應享受兒孫繞膝的天倫之樂,為了ARJ21飛機適航審定,他們老當益壯又上陣;有的人上有老下有小,本該守在親人身邊盡孝盡責,為了ARJ21飛機適航審定,他們舍小家為國家,頻繁奔波出差;還有的人為了ARJ21飛機適航審定,錯失升職調級的機會,卻依然無怨無悔。

  12年風塵僕僕,素面朝天,克難攻關,審查組成員們用熱血和汗水完成了適航審查、批准符合性報告3418份,共計30多萬頁。如果將其列印出來,厚度可達30多米,有10層樓高。審定試飛累計761架次,飛行1141小時57分鐘,前所未有。此外,還建立了中國民航第一支試飛團隊,執行試飛科目243個,其中高風險項目全部圓滿完成。

  中國民航局黨組決定,授予ARJ21-700飛機型號合格審查組“民用航空安全集體一等功”,在全民航系統通報獎勵。崇高榮譽,來之不易,實至名歸,審查組第一次完整、嚴格地按照國際標準的CCAR-25部對首款國産渦扇噴氣飛機進行了適航審定,顯現了中國民航適航審查的能力和水準。他們在ARJ21-700新支線飛機適航審定報告的結論上端端正正書寫了兩個大字——“安全”。

  ARJ21-700飛機取得了型號合格證,標誌著中國首款渦扇噴氣新支線飛機擁有了航線運營資質。審查組成員們能不熱淚盈眶嗎?12年的心血傾注、汗水揮灑,終於有了結果,一切付出、辛勞和奉獻,都值得了。

  中國是民用航空市場大國,但還不是航空強國,中國民航龐大機隊中的2426架運輸飛機,沒有一架“中國研造”的渦扇噴氣客機。今天,實現具有歷史意義的“零的突破”,令人歡欣鼓舞!

  2015年11月28日,又是一個喜慶的日子。ARJ21-700新支線飛機交付首家客戶——成都航空公司。在交付儀式上,中國商飛公司董事長金壯龍將一把具有象徵意義的碩大金鑰匙交給成都航空公司的代表,意味深長。

  美國波音公司在交付飛機時,有“剪領帶”的例行環節,以記錄交付飛機的架數。中國商飛公司交鑰匙的形式,同樣具有特殊意義。金色的鑰匙是一個象徵,象徵中國商飛崇高的職業精神,象徵飛機的安全可靠,象徵中國適航取得的審查碩果,還象徵售後提供的全方位服務,同時也象徵著誠摯的重托、期待和希冀。

  航空製造是人類工業文明的先進整合,是高端裝備製造業皇冠上的明珠,是國家經濟和科技實力的重要標誌。短短30年,中國走過了發達國家200年的發展歷程,如今已成為世界第二經濟大國,政通人和、國盛民安,加快研製大飛機正逢其時。

  (作者係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編審,中國作協2015年重點作品扶持項目《中國大飛機》作者)

6月28日,在成都雙流機場停機坪上,空乘人員在ARJ21-700前合影。(范新宇 攝)

班机編號為EU6679的ARJ21-700飛機從成都飛往上海。(威猛 攝)

  

  

  


附件:

  •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四西大街155號(100710)